我總是習慣和某一種類型的人接觸,我覺得相處的很好,很自然
也會自然的變成一種親密的朋友
另一方面,和某一類型的人相處我覺得很不知所措
不知道如何繼續話題,不知道如何接話,也不知道用什麼態度
我本來以為是因為我很奇怪,個性不好,可能也有點壞心眼等等
昨天看到張愛玲的一本書,他裡面的描述正正戳中
原來那是一種碰到高溫的不知所措
或許我是溫溫甚至已經涼掉的茶,所以碰到太熱情的人就有被燙傷的感覺
原來阿原來
原來那種感覺叫做燙傷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olphining 的頭像
dolphining

dolphining

dolphin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